CWYAlpha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Archive for 六月 2012

Thought this was cool: 二进制偶矩阵

leave a comment »

这是2012年百度实习招聘非技术类的某道笔试题。

给一个5×5的矩阵,每个元素只能是0或者1。

请问,有多少种不同的矩阵,能够满足每一行、每一列都有偶数个1?

==== 分割线 ====

乍看这个题目,觉得是数学题。画了个5*5的矩阵,试图填几个数字进去看看是否可以推出一些结论。果断失败。

然后想了下,这题如果枚举的话,也就是2的25次方,大约3200万这个规模,不是很夸张。于是决定暴力搞一下。

最简单的做法就是

for (i = count = 0; i < 2^25 – 1; i++) check_even(i) && count++;

这个check_even(i)里头把 i 当成一个25bit的二进制数字,并转换为对应的5*5矩阵,判断其每一行和每一列是否满足要求。(p.s. whusnoopy的做法是直接使用位运算,更简单,不过思路就断了。。)

一个不难想到的优化是,在for之前先把每一行给枚举了,这样就不需要在check_even里面每次进行转换,只需要从 i 中取出对应的bits,就可以直接找到每一行。

更进一步,由于题目要求每一行都是偶数个1,所以可以进行剪枝——在枚举的时候只需要保留有偶数个1的情况就行了,枚举出5行,然后判断每个列。很容易计算,每行5个bit,偶数个1的情况是2^4=16种。于是需要枚举的矩阵数量降至16^5。

再进一步剪枝——题目要求所以列是偶数,那么在已经确定前4行的情况下,第5行是可以直接推出来的,需要枚举的矩阵数量降至16^4。但还需要做的事情是,判断第5行是否有偶数个1。

到了这一步,豁然开朗——因为很容易证明,第5行必然是偶数个1:

  1) 每一列都是偶数个1(ABCDE都是偶数),所以矩阵中必然有偶数个1(F=A+B+C+D+E为偶数)

  2) 前4行都是偶数个1(HIJK都是偶数),所以第5行必然是偶数个1(L=F-H-I-J-K为偶数)

  (p.s. 这个证明是WHUMSTC群里某同学给出的,非常清晰,所以我就不给我自己那个很挫的证明过程了)

于是开头的直觉获胜,问题的答案就是:16^4,也就是(2^4)^4。

==== 分割线 ====

扩展:

1. 如果矩阵的大小是 N×N ,甚至是 M×N 呢?

    根据上述结论,很容易推知,对于M*N的矩阵,结果是2^((M-1) * (N-1))。

2. 如果要求满足每一行、每一列都有奇数个1呢?(whusnoopy提出)

    这个结论就不那么直接了,对M*N有一定的限制。


0

   

0

IT 牛人博客聚合网站(udpwork.com) 聚合
|
评论: 0
|
10000+ 本编程/Linux PDF/CHM 电子书下载

from IT牛人博客聚合网站: http://www.udpwork.com/item/7592.html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30, 2012 at 4:38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hought this was cool: ICML survey and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

Just about nothing could keep me from attending ICML, except for Dora who arrived on Monday. Consequently, I have only secondhand reports that the conference is going well.

For those who are remote (like me) or after the conference (like everyone), Mark Reid has setup the ICML discussion site where you can comment on any paper or subscribe to papers. Authors are automatically subscribed to their own papers, so it should be possible to have a discussion significantly after the fact, as people desire.

We also conducted a survey before the conference and have the survey results now. This can be compared with the ICML 2010 survey results. Looking at the comparable questions, we can sometimes order the answers to have scores ranging from 0 to 3 or 0 to 4 with 3 or 4 being best and 0 worst, then compute the average difference between 2012 and 2010.

Glancing through them, I see:

  1. Most people found the papers they reviewed a good fit for their expertise (-.037 w.r.t 2010). Achieving this was one of our subgoals in the pursuit of high quality decisions.
  2. Most people had sufficient time for doing reviews. This was something that we worried about significantly in shifting the paper deadline and otherwise massaging the schedule. Most people also thought the review period was sufficiently long and most reviews were high quality (+.023 w.r.t. 2010)
  3. About 1/4 of reviewers say that author response changed their mind on a paper and 2/3 of reviewers say discussion changed their mind on a paper. The expectation of decision impact from author response is reduced from 2010 (-.135). The existence of author response is overwhelmingly preferred.
  4. People generally found ICML reviewing the same or better than previous ICMLs (+.35 w.r.t. 2010) and other similar conferences (+.198 w.r.t. 2010) at the cost of being somewhat more work. A substantial bump in reviewing quality was a primary goal.
  5. The ACs spent substantially more time (43 hours on average) than PC members (28 hours on average). This agrees with our expectation—the set of ACs didn’t change even after we had a 50% increase in submissions. The AC load we had this year was probably too high and will need to be reduced somewhat for next year.
  6. 2/3 of authors prefer the option to revise a paper during author response.
  7. The choice of how to deal with increased submissions is deeply undecided, with a slight preference for short talk+poster as we did.
  8. Most people like having two workshop days or don’t care.
  9. There is a strong preference for COLT and UAI colocation with the next tier of preference for IJCAI, KDD, AAAI, and CVPR.

from Machine Learning (Theory): http://hunch.net/?p=2532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30, 2012 at 5:41 上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hought this was cool: 一个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问题


Dav问律师

想知道法律对于男性被强奸有没有相关的条文?如今女人越来越彪悍,我们这些弱不禁风的男孩子内心不免有些惶恐。


回答


上海星翰律师事务所律师卫星答Dav

让你失望了,目前还没有。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的强奸罪只针对受害人为女性的,目前,如果男性被女性强奸,只能定侮辱罪,犯侮辱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但是女性是有可能犯强奸罪的,女性帮助男性强奸女性,就成了共犯了,比如帮忙投药,按住手脚之类。这个还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强奸罪是重罪,比如你强奸一个女的,也许你只是打了她几个巴掌,若是定故意伤害,很难判重的,但是强奸就重了。如果是一个男的强奸另一个男的,总归要搏斗的,若搏斗得厉害就定故意伤害,没怎么搏斗,就定侮辱。女的强奸男的,法理上是不承认的,不过可以往聚众淫乱上靠,也有可能定非法拘禁或者故意伤害。但从性行为本身来说,不认为是男的受到伤害。也就是说,女的自由性权利是受到保护的,男的,被认为是性的主动方,所以没有保护的意义。所以,我看你还是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吧。

from 一个: http://hanhan.qq.com/hanhan/one/one19.htm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29, 2012 at 9:08 上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hought this was cool: K-Means 算法

leave a comment »

最近在学习一些数据挖掘的算法,看到了这个算法,也许这个算法对你来说很简单,但对我来说,我是一个初学者,我在网上翻看了很多资料,发现中文社区没有把这个问题讲得很全面很清楚的文章,所以,把我的学习笔记记录下来,分享给大家。

在数据挖掘中, k-Means 算法是一种 cluster analysis 的算法,其主要是来计算数据聚集的算法,主要通过不断地取离种子点最近均值的算法。

问题

K-Means算法主要解决的问题如下图所示。我们可以看到,在图的左边有一些点,我们用肉眼可以看出来有四个点群,但是我们怎么通过计算机程序找出这几个点群来呢?于是就出现了我们的K-Means算法(Wikipedia链接

K-Means 要解决的问题

算法概要

这个算法其实很简单,如下图所示:

K-Means 算法概要

K-Means 算法概要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A, B, C, D, E 是五个在图中点。而灰色的点是我们的种子点,也就是我们用来找点群的点。有两个种子点,所以K=2。

然后,K-Means的算法如下:

  1. 随机在图中取K(这里K=2)个种子点。
  2. 然后对图中的所有点求到这K个种子点的距离,假如点Pi离种子点Si最近,那么Pi属于Si点群。(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A,B属于上面的种子点,C,D,E属于下面中部的种子点)
  3. 接下来,我们要移动种子点到属于他的“点群”的中心。(见图上的第三步)
  4. 然后重复第2)和第3)步,直到,种子点没有移动(我们可以看到图中的第四步上面的种子点聚合了A,B,C,下面的种子点聚合了D,E)。

这个算法很简单,但是有些细节我要提一下,求距离的公式我不说了,大家有初中毕业水平的人都应该知道怎么算的。我重点想说一下“求点群中心的算法”

求点群中心的算法

一般来说,求点群中心点的算法你可以很简的使用各个点的X/Y坐标的平均值。不过,我这里想告诉大家另三个求中心点的的公式:

1)Minkowski Distance 公式 —— λ 可以随意取值,可以是负数,也可以是正数,或是无穷大。

2)Euclidean Distance 公式 —— 也就是第一个公式 λ=2 的情况

3)CityBlock Distance 公式 —— 也就是第一个公式 λ=1 的情况

这三个公式的求中心点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我们看下图(对于第一个 λ 在 0-1之间)。

     

(1)Minkowski Distance     (2)Euclidean Distance    (3) CityBlock Distance

上面这几个图的大意是他们是怎么个逼近中心的,第一个图以星形的方式,第二个图以同心圆的方式,第三个图以菱形的方式。

K-Means的演示

如果你以”K Means Demo“为关键字到Google里查你可以查到很多演示。这里推荐一个演示

http://home.dei.polimi.it/matteucc/Clustering/tutorial_html/AppletKM.html

操作是,鼠标左键是初始化点,右键初始化“种子点”,然后勾选“Show History”可以看到一步一步的迭代。

注:这个演示的链接也有一个不错的 K Means Tutorial

K-Means ++ 算法

K-Means主要有两个最重大的缺陷——都和初始值有关:

  •  K 是事先给定的,这个 K 值的选定是非常难以估计的。很多时候,事先并不知道给定的数据集应该分成多少个类别才最合适。( ISODATA 算法通过类的自动合并和分裂,得到较为合理的类型数目 K)
  • K-Means算法需要用初始随机种子点来搞,这个随机种子点太重要,不同的随机种子点会有得到完全不同的结果。(K-Means++算法可以用来解决这个问题,其可以有效地选择初始点)

我在这里重点说一下 K-Means++算法步骤:

  1. 先从我们的数据库随机挑个随机点当“种子点”。
  2. 对于每个点,我们都计算其和最近的一个“种子点”的距离D(x)并保存在一个数组里,然后把这些距离加起来得到Sum(D(x))。
  3. 然后,再取一个随机值,用权重的方式来取计算下一个“种子点”。这个算法的实现是,先取一个能落在Sum(D(x))中的随机值Random,然后用Random -= D(x),直到其<=0,此时的点就是下一个“种子点”。
  4. 重复第(2)和第(3)步直到所有的K个种子点都被选出来。
  5. 进行K-Means算法。

相关的代码你可以在这里找到“implement the K-means++ algorithm”(墙) 另,Apache 的通用数据学库也实现了这一算法

K-Means 算法应用

看到这里,你会说,K-Means算法看来很简单,而且好像就是在玩坐标点,没什么真实用处。而且,这个算法缺陷很多,还不如人工呢。是的,前面的例子只是玩二维坐标点,的确没什么意思。但是你想一下下面的几个问题:

1)如果不是二维的,是多维的,如5维的,那么,就只能用计算机来计算了。

2)二维坐标点的X, Y 坐标,其实是一种向量,是一种数学抽象。现实世界中很多属性是可以抽象成向量的,比如,我们的年龄,我们的喜好,我们的商品,等等,能抽象成向量的目的就是可以让计算机知道某两个属性间的距离。如:我们认为,18岁的人离24岁的人的距离要比离12岁的距离要近,鞋子这个商品离衣服这个商品的距离要比电脑要近,等等。

只要能把现实世界的物体的属性抽象成向量,就可以用K-Means算法来归类了

在 《k均值聚类(K-means)》 这篇文章中举了一个很不错的应用例子,作者用亚洲15支足球队的2005年到1010年的战绩做了一个向量表,然后用K-Means把球队归类,得出了下面的结果,呵呵。

  • 亚洲一流:日本,韩国,伊朗,沙特
  • 亚洲二流:乌兹别克斯坦,巴林,朝鲜
  • 亚洲三流:中国,伊拉克,卡塔尔,阿联酋,泰国,越南,阿曼,印尼

其实,这样的业务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分析一个公司的客户分类,这样可以对不同的客户使用不同的商业策略,或是电子商务中分析商品相似度,归类商品,从而可以使用一些不同的销售策略,等等。

最后给一个挺好的算法的幻灯片:http://www.cs.cmu.edu/~guestrin/Class/10701-S07/Slides/clustering.pdf

(全文完)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酷壳 – CoolShell.cn ,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感谢42qu.com为本站提供VPS
您可能也喜欢:


JS1K 演示


程序员的圣诞节


一个排序算法比较的网站


Huffman 编码压缩算法


中国仍然是一个很穷的国家

无觅

相关文章

from 酷壳 – CoolShell.cn: http://coolshell.cn/articles/7779.html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29, 2012 at 8:38 上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hought this was cool: 数据结构重读 – 所有点对最短路径(Floyd算法)

leave a comment »

如果我们要求每一顶点对之间的最短路径,怎么做呢?

方法1:对N个顶点,依次执行前面的Prim算法。

方法2:使用Floyd算法。

实际上,Floyd算法是动态规划(DP)算法。

原理很简单,我们假设dp[i][j]表示从顶点i到顶点j的最短路径,则dp[i][j] = min (dp[i][k]+dp[k][j], 0<=k<=nvexs)。

于是算法如下:

import java.util.LinkedList;

public class Floyd {

	public void SetGraph(Graph g) {
		this.g = g;
	}

	public void ShortPath() {
		// Alloc dp array and load all arc data
		int pre[][] = new int[g.vexs.length][];
		int dp[][] = new int[g.vexs.length][];
		for (int i = 0; i < g.vexs.length; i++) {
			dp[i] = new int[g.vexs.length];
			pre[i] = new int[g.vexs.length];
			for (int j = 0; j < g.vexs.length; j++) {
				dp[i][j] = g.matrix[i][j];
				pre[i][j] = g.matrix[i][j];
				if (dp[i][j] != Integer.MAX_VALUE) {
					pre[i][j] = i;
				} else {
					pre[i][j] = -1;
				}
			}
		}
		// DP
		for (int i = 0; i < g.vexs.length; i++) {
			for (int j = 0; j < g.vexs.length; j++) {
				// dp[i][j] = min(dp[i][k]+dp[k][j])
				for (int k = 0; k < g.vexs.length; k++) {
					if (dp[i][k] != Integer.MAX_VALUE
							&& dp[k][j] != Integer.MAX_VALUE) {
						if (dp[i][k] + dp[k][j] < dp[i][j]) {
							dp[i][j] = dp[i][k] + dp[k][j];
							pre[i][j] = pre[k][j];
						}
					}
				}
			}
		}
		// Print
		LinkedList<Integer> stk = new LinkedList<Integer>();
		for (int i = 0; i < g.vexs.length; i++) {
			for (int j = 0; j < g.vexs.length; j++) {
				if (i != j) {
					System.out.format("%d -> %d short_path is %d\n", g.vexs[i],
							g.vexs[j], dp[i][j]);
					// Stack push
					stk.push(j);
					int tmp = j;
					while (tmp != i) {
						tmp = pre[i][tmp];
						stk.push(tmp);
					}
					// Output
					if (!stk.isEmpty()) {
						System.out.format("%d", stk.pop());
					}
					while (!stk.isEmpty()) {
						System.out.format("->%d", stk.pop());
					}
					System.out.println();
				}
			}
		}
	}

	private Graph g = null;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
		Graph g = new Graph();
		g.input();
		Floyd fld = new Floyd();
		fld.SetGraph(g);
		fld.ShortPath();
	}
}

关于图的读取和创建,我们借用之前Prim算法的Graph类,如下:

import java.util.Arrays;
import java.util.Scanner;

public class Graph {

	public Graph() {
		scan = new Scanner(System.in);
	}

	public void input() {
		intput_vexs();
		input_arcs();
	}

	private void intput_vexs() {
		// Input vexs
		int nvexs = 0;
		System.out.println("Please enter n for vexs:");
		if (scan.hasNextInt()) {
			nvexs = scan.nextInt();
		}
		vexs = new int[nvexs];
		for (int i = 0; i < nvexs; i++) {
			System.out.println("Please enter a integer for vex(" + i + "):");
			if (scan.hasNextInt()) {
				vexs[i] = scan.nextInt();
			}
		}
	}

	private void input_arcs() {
		// Input weight between vexs
		int nvexs = vexs.length;
		matrix = new int[nvexs][];
		for (int i = 0; i < nvexs; i++) {
			matrix[i] = new int[nvexs];
			Arrays.fill(matrix[i], Integer.MAX_VALUE);
		}
		int narcs = 0;
		int x = 0, y = 0, w = 0;
		System.out.println("Please enter n for arcs:");
		if (scan.hasNextInt()) {
			narcs = scan.nextInt();
		}
		for (int i = 0; i < narcs; i++) {
			System.out.println("Please enter x, y, w for arc(" + i + "):");
			if (scan.hasNextInt()) {
				x = scan.nextInt();
				x = vex2i(x);
			}
			if (scan.hasNextInt()) {
				y = scan.nextInt();
				y = vex2i(y);
			}
			if (scan.hasNextInt()) {
				w = scan.nextInt();
			}
			if (x == -1 || y == -1 || w <= 0) {
				System.out.println("x or y or w invalid, please enter again:");
				i--;
			} else {
				matrix[x][y] = w;
			}
		}
	}

	public int vex2i(int v) {
		for (int i = 0; i < vexs.length; i++) {
			if (v == vexs[i]) {
				return i;
			}
		}
		return -1;
	}

	public int[][] matrix = null;
	public int[] vexs = null;
	private Scanner scan = null;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
		Graph g = new Graph();
		g.input();
		System.out.println("vexs:");
		for (int i = 0; i < g.vexs.length; i++) {
			System.out.print(g.vexs[i] + " ");
		}
		System.out.println();
		System.out.println("matrix:");
		for (int i = 0; i < g.matrix.length; i++) {
			for (int j = 0; j < g.matrix[i].length; j++) {
				System.out.format("%11d ", g.matrix[i][j]);
			}
			System.out.println();
		}
	}
}

测试图:

 

测试输入:

3
0
1
2
5
0 1 4
1 0 6
0 2 11
2 0 3
1 2 2

输出:

0 -> 1 short_path is 4
0->1
0 -> 2 short_path is 6
0->1->2
1 -> 0 short_path is 5
1->2->0
1 -> 2 short_path is 2
1->2
2 -> 0 short_path is 3
2->0
2 -> 1 short_path is 7
2->0->1

from 四号程序员四号程序员: http://www.coder4.com/archives/3512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29, 2012 at 8:38 上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hought this was cool: BBS往事

leave a comment »

(本文为完整版,其编辑版本已在《南都周刊》刊登)

这是一篇写给互联网的情书。本文以过去十年致力于公共参与的BBS为蓝本,纪念公民论政氛围和民间维权运动逐渐老去和新生的岁月。

在封闭的环境下,BBS的出现让人们开始了独立的、更符合人性的生活实验。孤独的个体在BBS上找到同道,那些闻名不如见面的朋友们,让你不再孤单,让你想到他们的时候,额头还在冒汗。

网络还在不断自我更新,还在向更远的地方延伸。十多年来,这些同道由无到有,由小到大,始终活跃在互联网上,四处寻找着可以栖身的绿洲。

这个时代,一切流行的东西都会迅速消逝。网络这个初熟的公共政治空间,还在奔跑。不过,回头看看出发的地方,就像在荒烟蔓草的客厅里回忆当年的灯火辉煌。

1.

多年之后,北大物理系93级学生吴涛的不少轶事仍被广为流传。此人高考位列当年湖北探花,只是生活上有点邋遢,穿军装,背小军挎,状似民工。有人目睹了他爸爸送他来燕园时,在32楼水房教他洗衣服,从此大家经常听见水房里他欢快的洗衣声,目击者称,其洗衣流程严格按照其父教诲。

这个其貌不扬的人,最终在网络上横空出世。他至少有几项是创下了北大之最:1996保钓运动中申请游行,由此成为上世纪90年代最先申请游行的北大人,BBS一时为之沸腾,北大、清华、中科院的学生(中国互联网最早在科研院所发展起来,当时上网的主力集中在这三校)纷纷揭竿而起,结果,报名人数远超计划;”抗日”未遂后,他痛定思痛,决定深入了解日本文化,于是狂看日剧,创办了当时在教育网风云一时的”日剧天地”。

1999年9月17日,为了庆祝北大研究生宿舍楼通网,他用自己的个人电脑搭了个BBS,最初的域名以他的ID”lepton”命名,三天后,进站欢迎改为塔、湖、图的画面组合。这个BBS被人称为一塌糊涂(ytht),是”一、塔、湖、图”的谐音。这是对北京大学校园内著名地点的一个概括,即博雅塔、未名湖和北京大学图书馆。

吴涛未能预见到,在关闭之前,ytht讲成为教育网内平均在线人数最多的BBS。他回忆称:我买了一个160M内存的机器,就觉得可以做糊涂一辈子的服务器了。

对于自己在论坛中的定位,吴涛的回答是:就是苦力,写代码的。

糊涂的站务,曾先后就读于清华、北大的史文倜回忆称,论坛的的规矩都是学生网友一起制定出来的,版主、站务都是要竞选上台,有任期,也有监督,搞的有模有样。一塌糊涂的成员如同孩子一样认真地加入网络中的这个民主游戏,论坛内还仿立三权分立的机制,以便对站务和版主也能进行投诉和弹劾。

在宽松的管理形式下,一塌糊涂形成了兼容并蓄的讨论氛围,其sex版是中国BBS上较早开设的性教育性质的版面,motss和lesbian版是国内bbs最早开设的专门谈论同性恋的版面。

史文倜称,在朦胧的理想主义鼓舞下,潺弱的一塌糊涂一直以最大限度的同情包容着各种言论。因此,公民生活、反谣言中心、台海观察、人权研究等得以也成为糊涂众多有特色的版面。

郭玉闪1977年生,福建莆田人,曾就读于北大读政治经济学的研究生。他回忆称,当日他在北大校园读书时,苦闷无比,彷徨无地。那时的北大三角地贴的最多的是广告帖,讲座倒也不少,可最受欢迎的多半是商业讲座,教人怎么成功发财,怎么成功出国等等。偌大个校园,很难找到多少心意相通的同道。

不过,在北大这类学校里,学生在创造自由生活方面的活力是无与伦比的,根本无需额外的设计与引导。

糊涂著名网友arm曾经用过一个签名档:自从有了一塌糊涂,北大同学的生活就焕然一新了。

有一塌糊涂BBS的那段日子,成了郭玉闪在北大最快乐的一段时光。通过一塌糊涂,他突然发现了许许多多同道。在没有一塌糊涂以前,他们都和他一样,在北大某个角落里孤独地过着苦闷的日子。

2.

1999年11月27日,就在一塌糊涂创办2个月后,关天茶舍在天涯开版,首任版主是为北大青年教师老冷。”关天”二字出自陈寅恪《挽王静安先生》诗:”吾侪所学关天意,并世相知妒道真。”

“关天”最初是一群人文知识分子曲高和寡的精英圈子,创办人老冷的思想倾向,使关天一开始就有谈论世运的怀抱,但尚没有有清晰的公共政治的维度。在经过一番更迭,2001年,王怡、朴素出任关天斑竹,为关天带来了飞跃。相对老冷等人北大学者的头衔,这两人更加草根,ID背后的声名也更多地来自于网络。

1973年出生的王怡毕业于四川大学法学院,曾任教成都大学。王怡回忆,2000年之前,他基本与世隔绝,是网络为他联通了三个世界:国内传媒、海外中文世界、知识界和思想界。

王怡成名于”天涯纵横”。《天涯》杂志的网络论坛”天涯纵横”自2000年下半年先后请来学者著名学者李陀、媒体评论人士吴洪森担任版主,并依托期刊,迅速吸引来大量以往不上网的新老作者,包括寻根文学代表作家之一易大旗(80年代很有名的作家孔捷生)、广东作家钟健夫,江苏法学家刘大生、青年学者摩罗(天涯网名叫”3699″)以及新人王怡、雷立刚等。不过,盛宴必散,2001年4月,”天涯纵横”被封,其熟客分化,一部分喜评时政的人聚集到关天茶舍。

由于王怡等人的努力,关天茶舍人气大盛,摩罗、易大旗、李陀、陈村、贺卫方、笑蜀、刘军宁这些学者都成了关天的活跃网友。

媒体评论员、曾在关天茶舍任版主的魏英杰回忆称,911事件中,因《今夜,我是美国人》公开信引起争论,关天茶舍受到海内外关注,影响力迅速扩张。

王怡回顾,在”911事件”引发的大讨论中,当时”网络中国”与”媒体中国”是两个断裂的世界,媒体上见不到任何讨论,关天在一夜之间出现大量讨论贴,对此,关天对所有鼓吹和同情恐怖主义的帖子,强硬的全部标以”黑脸”,以春秋笔法进行褒贬。另一方面,版主也坚持不删除任何帖子。几日之内,大批网友涌入关天,关天成为大陆网站中讨论”911事件”最激烈和自由的地方。

这不仅使关天变成了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公共空间,浏览量达到空前的高峰,也使关天向一个新兴的时政论坛转型,”政论”和”时评”成为关天最显赫的文体,这慢慢影响到2001年到2003年出现的网络政论和媒体时评写作的高峰。

3.

王晓渔说:BBS是我的大学。

2000年,现在的知名青年学者王晓渔还是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的研究生。大学在他眼里更像居委会,那时他的叛逆,还是讨厌教科书上的陈词滥调,并没有清晰的价值观,但是他本能地热爱网络,热爱那种清新、开放。

他回顾说,1990年代是极为沉闷的年代,思想杂志不断停刊,当时香港有个《二十一世纪》,偶尔一见,就被众人当成了武功秘籍。

因此,当他摸到”思想的境界”后,震撼实在太大了。该论坛没有资金也没有门户背景,由南京大学讲师李永刚独立支撑,1999年9月20日创办。当时中文学术论坛仍很稀缺。崔卫平翻译的《哈维尔文集》,成为”思想的境界”第一份独家发布的大作。余英时、王元化、李慎之、袁伟时、高华、许纪霖、邓晓芒、张承志等学院和民间高手都在该网站有个人文集。在学者崔之元的穿针引线下,大量新左派大将也在该站发表他们的力作。

不过,”思想的境界”从生到死,也就走了不到400天。李永刚选择了主动关站,他坦陈:仅以我个人的力量,其实还远不能成就我理想中的宏大事业,于是有焦灼,于是有恐惧。

差不多就在”思想的境界”关闭的同时,”世纪中国”网站于2000年7月横空出世。该站由”北京中青未来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与香港中文大学合作,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和时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擎主持。凭藉所掌握的学界资源,这里很快就拥有了忠诚的作者和读者群。

世纪沙龙是世纪中国的讨论版,定位于思想界——用许纪霖的话说,”讨论的不是纯学术,也不是纯政治,而是在政治与学术之间,这叫思想界”。

现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的吴冠军曾长期担任”世纪沙龙”版主,他回忆称,世纪之交,网络仍是个开放社会,可以从各个方向走,左中右的论争就是以世纪中国作为平台,所有人物都在论坛上。

同为版主的王晓渔则认为称,当时世纪沙龙在学术圈的影响力,不亚于1980年代的《读书》杂志。

那时,文艺青年王晓渔在寝室里办了三份上网套餐,几乎所有时间都在网上打发。除了”世纪沙龙”,他还是”文化先锋”论坛的版主。

“文化先锋”由现任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朱大可、张闳主持。它一贯宣称以思想、学术为主。朱大可称世纪沙龙使用的话语是主流的”正谕”话语,吸引的是中年知识分子,”世纪沙龙”则吸纳草根电影如周星驰《大话西游》中的反讽元素,吸引更年轻的一批。

朱大可说,反讽是避免直接触碰——我夸奖你,我不直接夸奖你;我骂你,我不直接骂你。张闳介绍,”文化先锋”开创了民间新闻运作的新方式,主要特征就是把政治色情化,把色情政治化,并催生了最早的”标题党”。

朱大可强调,文化先锋得以生存,得益于世纪初宽松的网络环境。那时,上网还是少数人的生活方式,BBS上的网友精英气十足。

作为当时爱国愤青的聚集地,先锋论坛里独特的话语方式影响了一批年轻人,后来的”钱烈宪要发炎”和1984bbs无不是继承了这里的基因。

4.

1996年,互联网刚在中国起步。23岁的姚博有了第一台PC,上面有一个144的猫。当年,低端与高端的快乐,都算奢侈品。在电脑上,姚博看到了远比录象带清晰的A片。后来,他可以轻易搜索到无数的黄色网站,找到的正经网站却寥若晨星。不过,至少他找到了让无数人受益的”思想的境界”,还发现了关天茶舍。在网上,他自称”五岳散人”。这个ID后来在网络上下声名鹊起,几乎彻底改变了这个北京胡同青年的人生。

回顾那个年代,魏英杰也感慨:每小时花三块钱(当时网吧上网价格),就可以过上截然不同的人生,哪里找去?

1999年,魏英杰在《南方周末》上读到著名网友、专栏作家王小山的专访,里头介绍了非常神秘的”泡网”。他对自己能否掌握上网这门高科技,实在没有一点把握——那年,中国的上网人数才达800万人。

魏英杰的ID为”孤云”,正确的理解是”网络上孤独的云”。

那时,他的人生低谷一谷还比一谷低,失业若干年,还欠下了一屁股债,直至2000年底回到福建乡下老家,当了一名村干部,业余在网上写了些酸不拉叽的文字。

靠着连着一台网络的电脑,他挣脱了父母亲生活一辈子的乡村。2002年,他来到福州,成了一名记者。次年,他又从福州到了上海《东方早报》。2003年初,余杰在关天茶舍发帖,回应关于他文章涉嫌剽窃的质疑,魏英杰就此采访了他本人和朱大可、谢有顺、冉云飞等当事人,做成网络访谈录。此事给朱大可留下不错的印象,于是介绍其到东早评论部工作。在东早创刊号上,评论版”自由谈”栏目第一篇文章发的就是他约王怡写的评论。

魏英杰讲述的并非一个人的命运。1995年,毕业于南京动力专科高等学校的赵静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无锡某饭店的总台先生。3年后,赵静在网上替自己取名”安替”。这是当年他写给女友的小说的角色,安替(anti)的意思就是反对。

他没日没夜地混在网上,以安替的身份游走在关天茶舍、世纪沙龙、中青论坛,并于2000年在西祠社区建立了”锐思评论”版。现在回顾起来,安替还是感慨,”我为网络ID这个身份的建立、努力是那么的强”。这份努力,帮助他离开了无锡,走向省城南京,继而又走向北京。凭籍后来在几家媒体里的任职历练,这个最初厮混在BBS上的小个子江苏人,后来成为哈佛大学尼曼学者。

那时,网络还是个扬名立万的场所。不少人的网名,几年后会比身份证上的名字被更多人所知。2002年9月,《法制日报》记者李勇不甘寂寞,以”十年砍柴”的ID加入了关天茶舍。当时他正碰上人生的瓶颈,年过三十,一事无成,”一个以码字为生的人却要整天写自己看了都作呕的垃圾文字”。手痒之余,他忍不住写了几篇贴上去,第一篇有影响的帖子是《农民进城命若鸡》,描述农民工在城里被歧视、被欺负的状态,彼时孙志刚事件还没有发生,收容遣送正是最恶劣的时期,这篇文章跟帖如云,直至管理员不得不锁帖。

5.

和网络的相遇,改变了不少人的人生轨迹,也让他们看到了别样的风景。

郭玉闪恰逢”一塌糊涂BBS”如日中天之时,最鼎盛的时候网友达30万之众。他很快成为公民生活版块的活跃网民,ID名为”郭大路”,这是古龙小说《欢乐英雄》里的一个人物,以赤诚和执拗的侠义情怀著称。

2002年,公民生活版由当时已毕业的北大博士生林猛开版。林回忆,当时他同感在普通新闻版面,真正有价值的文章常被淹没。因此,他想办一个专门的版面,以关注”作为一个公民应该关注的”。

郭玉闪回忆,除了分享信息,一起热烈的讨论着各类话题,聚集在这个版块的人还一起创造出了很多有趣的生活形式。

通过一塌糊涂,郭和几个朋友一起主持,开始搞一个网络之下的沙龙,最早叫柚子party,在北大哲学系女博士黄芸宿舍里定期聚会,每次邀请一位老师或者有故事的学长主讲,其他人边吃柚子边参与讨论。后来人员渐渐增多,就转移到北大静园草坪,改名为草坪沙龙。

郭回忆称,获邀来主讲的师长,分享的主题不是他们的理念,而是他们的人生故事。草坪沙龙的交流前后断断续续搞了有两年,请来主讲的人除了余世存、吴思、王力雄、刘军宁、摩罗、崔卫平等学者,还包括当时的关天名人王怡、陈永苗。陈永苗是福建的一个律师,通过在网络上码字,从而成为”著名青年宪政学者”。

郭回忆,那时摩罗在北大西门旁的草地上席地而坐,真诚地袒露心迹,那时他一度徘徊到自杀边缘,无论如今他的思想变化如何,那会儿他对生死问题的严肃思考仍历历在目;梁晓燕在草坪上分享了她丰富的人生变化,从最早的革命青年,到《走向未来丛书》,到自然之友的创办,到各种NGO活动。

不过,这种在校园内实践的生活形态,没开始多久就受到校方的干预。除了活跃分子被院领导找去谈话之外,每次在草坪沙龙正式开始时间之前半个小时,校方就会安排校工打开静园草坪上的水龙头,开始喷水。

尽管水漫草坪,这些师长的各式各样的人生道路,还是给年轻人提供了一种生活可能性的线索——郭玉闪称,这些非主流生活方式,让他们开始了解或者接受世界的丰富性。

青年作家任晓雯曾以”蚊子”的ID担任”世纪沙龙”的版主。她回忆,当年最大的乐趣是看高手过招。”世纪沙龙”当时有两个ID,Snoopy和Garfield,看得出颇有学养,说话风趣灵动。俩人一唱一和,经常会调皮地挑动一下网友神经。版主们好奇了很久:学术圈哪儿冒出来这么两位亦正亦邪的高人呢?——原来,Snoopy是崔卫平,Garfield是小说家李大卫。

2001年,仍然就读于复旦大学的任晓雯,和王晓渔、张闳等人一起,接受”Snoopy阿姨”在网上的邀请,到北京去玩,在她家一住就是十余天。在北京,他们还一起约见了网友莫之许——这人比较傲气,动不动就在论坛里讲哈耶克,特别喜欢拍板砖。

6.

在一次网友聚会上,安替首次见着莫之许,就大为折服。

ID名为”魔鬼教官”的黄章晋也有类似遭遇。当时莫之许在QQ上主动找他勉慰一番,语气里导师的意味很浓,黄故作谦虚,说,您论坛上文字太过简短,其实我很想看你代表性的文章。于是看到了长文《认识中国的尺度》。黄章晋认认真真花两天时间看完后,一拍大腿:终于碰到了一个真正的青年学者,而且是活的。于是,他投到《华夏时报》当了莫之许的手下,时在2001年7月。

当莫之许应聘为《华夏时报》评论部主任时,尚未在任何新闻单位供职过一天。但是,作为一名网络中的跟帖手,他已经在不少论坛留下过足迹。受命组建评论部后,他立刻就试图从网络中招兵买马。

很快,《华夏时报》评论部成了首个网友办报团伙。除西祠”锐思评论”斑竹安替、中青论坛”麻辣烫”斑竹黄章晋外,《中国》网刊主编时寒冰、万科论坛”思想评论”斑竹秋风、西祠胡同”思想的境界”斑竹柴子文等一干网络活跃人士聚集到了一起,负责《华夏时报》每日两个版面——新闻分析和每日评论,以及社评的撰写和编辑。

匿名社区的论辩风格带到了现实生活中,在成天无休止的讨论乃至争吵中,一篇篇敏锐、鲜活的文章被炮制了出来。莫之许回忆,11年前,新创的《华夏时报》上,因总编的胆识,得以一连四周连续在头版发出社评,抨击收容遣送制度。

莫之许总结,中国开始出现了平面媒体和网络两个不同但又交叉互动的话语空间,无论是内容还是人员,都持续在这两个空间中流动。

网络写手十年砍柴而言,与天涯网友见面、聚会成为生活中很重要的活动,在和同道朋友交往中,他渐渐忘却了所在官媒中人事的龌龊、环境的沉闷。

他回忆,天涯在北京的网友,最喜聚会,关天茶舍的聚会,每次都是吵声震天。他首次参加聚会是在大排档吃烧烤,到场的除了秋风、莫之许、五岳散人、陈永苗等人,还有现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杨支柱、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大军。第二次是在一个咖啡馆,听现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讲湖南农民对抗基层政权的调查。

2003年,张大军从关天茶舍网上论坛开始做网下讲座”公民半月谈”,地点在北京三味书屋。十年砍柴记得,北大教授贺卫方主讲那次,其风度、口才、学识吸引了一大帮人从四九城赶来,将会场及外面的过道挤得满满当当。

此风一开,甚是热闹。这一年开始,关天网友在各主要城市纷纷举办网友聚会和读书讲座。出差去成都,十年砍柴见到了活跃在天涯上的”蓉城三杰”:冉云飞(网民”敌人韦小宝”)、王怡和雷立刚。在杭州,网名为”温克坚”的私营业主何永勤在茅于轼、秦晖等学者的帮助下,于2002年9月建立了一个名叫春蕾行动网的网站,作为探讨各种问题的平台,并希望通过这个网站逐渐形成一种沙龙式的固定见面讨论问题的方式。

那段时间里,风尘仆仆的温克坚南下北上,指东打西,开着别克来上海,坐着硬座去济南,忙着张罗网友聚会。一晃十年,这个浙江人为此贴进了薪水可观的工作、业务兴旺的公司。

7.

在任版主之初,王怡曾就关天茶舍的管理问题申明”欢迎80分贝之内,37摄氏度以下的思想文化讨论与社会批评”,37摄氏度以下的意思,就是不要超出体制的腋下温度,做个温和的发言者。

一塌糊涂则启用了吴涛自己开发的关键词过滤系统,这个文件被吴涛命名为1984.c。此外实行版面分级制度,凡有关时政的版面设置watchdog,每过一个小时,就发布一个解锁密码,10分钟如果没人输入密码,版面就自动锁定。

不过,民间并不缺乏反控制的技术,如关键词的转换写法、链接其他网页等。张闳认为,网络一个带有半秘密性质的江湖社会,带有江湖黑话,只要懂得、适应了网络语言,就会进入一个公开社会,对老网友来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公开的。

在言论边界上几厘米的拉扯,是政府、网站和网友们之间复杂的博弈。在担任版主一年后,王怡嫌天涯对关天插手过多,愤而辞职。由于没有清晰的界限,也有网友摸到了高压线。2002年,西祠网友”不锈钢老鼠”、北师大学生刘荻因其网上言论被带走,引发各界呼吁,终被免于起诉。

排除个案,网络带来的可能性愈多,空间愈大是个不争的事实。到了2003年——这年被很多人称为民间维权元年。2003年4月,一塌糊涂开设SARS版,那时北京已是谣言满天飞,人心惶惶。SARS版的出现,立即成为了来自各地的网友交换消息的场所。

同月,《南方都市报》首先报道了大学毕业生孙志刚在广州因无暂住证被收容致死一案。公民生活版也顺势在5月初推出了”由孙志刚之死看暂住证制度”在线论坛,发言者正是在十天后上书人大请求审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而一举成名的北大三博士许志永、滕彪、俞江。

这也给一塌糊涂带来了压力。5月4日,站务发布公告,称由于公民生活和三角地”没有做到坚持团结稳定鼓劲”,因此决定暂时只读上述两版。这次事件后,糊涂设立了观察员这一职务,观察员有直接删除敏感版面文章的权力。

这并未能阻止活跃的网友。当年岁末,许志永出面竞选海淀区人大代表,在公民生活版发表了竞选宣言。版上还邀请了清华大学谢岳来、中国政法大学姚遥等参选人讲了他们自身的参选经历。

郭玉闪称,这些经历,构成了他们生命中的底色。2003年,他与许志永开始创建以个案维权为主的公民组织”阳光宪政”(后来改为公盟),也与记者王克勤一起,调查了出租车业的垄断现象。

这一年,在关天茶舍,对孙志刚案、湖南教师黄静裸死案、乙肝歧视案等一系列维权事件的广泛讨论和介入,也使关天的”公民论政”的倾向达到一个高峰。

在”世纪沙龙”上,卢雪松停课事件、王天成告周叶中抄袭案、北大人事改革事件、贺卫方停招硕士生、声援《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等事件相继成为热点。版主吴冠军回忆称,那两三年,以思想界为范围,世纪中国是当之无愧的公共平台。

8.

“一塌糊涂”以网络中的言论特区而出名。不过,糊涂站务、清华大学毕业生杨帆则认为,当年,这样的”赞誉”反而容易惹祸上身。

杨认为,和今天的微博一样,只有商业机器才能承担得起作为言论阵地的代价。作为完全民间性质的BBS,糊涂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对版面进行24小时不停歇的管理。

2004年8月14日,三角地版面出现ID为”zhongjiwei”(为”中纪委”拼音)发表的《辟谣声明》,称糊涂刊登的《28省市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党政获评满意不足二成》一文纯属谣言。

在杨帆看来,中纪委事件充其量只是一根导火索,连帖子的真实度都很值得商榷。 他认为关站是个必然,”他们终究会来,早一天或晚一天的区别而已。”

5天后,糊涂站务组发布公告称,”我们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对政治类版面的整顿”,整顿期间,糊涂只读了三角地的大部分版面以及学术区的公民生活、人权研究两版。

2004年9月13日下午2点,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在保利大厦二楼会议室宣布关闭一塌糊涂BBS,糊涂在京站务和系统维护到场。这天,离一塌糊涂五周岁的生日只有4天。

3天后,贺卫方首先发出抗议的声音,他的《就”一塌糊涂”网站关站事致北大校长书》在网络上流传。9月19日,仍有不少网友坚持出席了在静园草坪的五周年版聚。这天,草坪上的水龙头全都打开。北大毕业生、网友”被打飞”发现了一个规律——那天站出来发言的,全部都上过公民生活版。

2005年3月16日,已有10年历史的BBS水木清华站由开放型转为校内型,实行实名制,限制校外IP访问。几乎与此同时,几大高校BBS都相继转为校内型。4月14日,水木服务器被校方强行接管。19日,全体站务和151名版主集体辞职。此前的3月17日南京大学小百合BBS站务组已宣布解散。

魏英杰也回忆称,他任关天的版主,有关方面也直接了解情况,电话”约谈”。天涯社区在这种压力下,常常无法自主规划和管理论坛。在这其中,大约于2004年开始的审帖制和管理员负责制对关天茶舍伤害最大。这使得关天元气大伤,失去了思想锐气和必要的言论平衡。

这也导致版主在夹缝中求自由。2006年初,出于对审帖制的反抗,青年时评人羽戈辞去关天版主一职,写下的理由只有五个字:老子不干了。这是《鹿鼎记》最后一章韦小宝的话,皇帝让他干掉天地会,天地会让他干掉皇帝,如此两难,让聪明伶俐的韦香主痛苦无比。最终,他不做抉择,一走了之。

同年3月15日,世纪沙龙发布公告,实施预先审帖制。不过,这并未能令网站躲过关站的命运。4个月后,因拒绝自行关闭,”世纪中国”被强行关闭。时间是2006年7月26日晚7点20分左右。

在临别赠言中,网站主编称:在六年之中,虽然我们历经无数外人所不知的艰辛困苦,我们学习在坚持中妥协,在妥协中坚持,曾渡过了许多危机的关头。但今天,仍然劫数难逃。

尽管如此,赠言还是以乐观地告诉读者,”让我们活下去,并怀着希望——祈愿一个美好而文明的未来!”

9.

2003年7月,”文化先锋治丧委员会”发布公告称,因患喉疾,文化先锋网经各方人士奔走抢救无效,不幸去世,终年2岁零4个月。

这是文化先锋成为”开关厂”的起点,此后,它又开、关多次。朱大可称:我们是在乎网站生命的,我们也知道基本底线在什么地方,正是因为知道这种底线,才使得文化先锋得以延续六年多,虽然论坛关的时间比开的时间还长。

文化先锋被关后,版主”钱烈宪”无用武之地,只好自己开个博客,满足自己每天扫论坛的爱好。钱烈宪本名徐来,2001年前后,他跑到上海跟着朱大可和张闳蹭饭、蹭课时,还是扬州大学中文系大三学生。张闳对”钱烈宪”这个名字很欣赏,说是正对应了民间顺口溜:小会不发言,大会不发言,前列腺发炎。工作不突出,成绩不突出,腰椎间盘突出。

2005年始,钱烈宪先后在SOHO小报、牛博网开设博客”钱烈宪要发言”,以”内部交流,供造谣用”为口号,以嬉笑怒骂的形式涉及尖锐话题,日均访问量达13万次,直至其2009年在北京单向街书店遇刺后才关博。

另一名提出要向文化先锋致敬的是1984bbs创办人”张书记”。在1984bbs多达30余名的顾问团名单里,朱大可名列首位。莫之许、黄章晋、张闳、安替、十年砍柴、温克坚、王小渔、崔卫平等人也尽列其中。

张书记原名张健男,1983年生,当他混迹BBS的时候,还是燕山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他回忆,文化先锋独特的话语方式,让他认识到这是个喜剧时代。在那里,他还看到了高氏兄弟等先锋艺术家的作品,领会到隐讳批判的精神。

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公司,张健男得到了一份网站内容编辑的工作。此后他还陆续参加了几个网站的交互项目。他称,时间一长,发现内容审查是用户体验的敌人,于是,在工作以外,他在想还能做些什么。

2008年8月,”热衷于八卦事业的兴趣小组”1984bbs上线,服务器在海外。张介绍,1984这个名字,是为了向奥威尔那本著名小说《1984》致敬。在其首页上,1984bbs还醒目地贴出对话规则: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不做人身攻击;保持主题;辩论时要用证据;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尽量理解对方。这取自于张在网上看到的哈维尔《对话守则》。

1984bbs是封闭型同人社区,用户须向张健男发邮件申请邀请码,邮件中须有200字以上的自我介绍。张由此收到一万多份邮件。回想起来,张感慨:多数人的个人介绍,写得极为真诚和殷切,堪比入党申请书。

有个政府公务员在邮件中称,”自从3年前我上网到现在,我发现了另一个世界,开始思考以前没有思考过的问题……我们将给下一代留下什么?为了看到更广阔的世界,为了心中的理想,请求加入群,给我一双更明亮的眼睛。”

10.

张健男介绍,1984bbs以尺度取胜,这是网络防火墙内可访问的”最自由”的中文网络互动平台之一,它尽其所能的让公民享有知情权和表达权。

不过,作为站长,他本人却倍感压力。2010年6月,在一篇名为《旧初衷与新承诺》的告白中,他代表1984bbs承诺在对个人观点表达将尽可能保持原态的情况下,将取消”发布线下活动”功能,对相关内容进行必要的删除处理。

4个月后,即当年10月12日,张健男发出永久关站声明:在一起的好时光会留在记忆里,若干年后你还能想起,曾有这样一个地方让你既有勇气表达自己的真实所想,又能找到现实生活中无法找到的思想知己。

现在,他已经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写出这么优美的文字了,他说:恐惧能创造诗人。关站以后,他拒绝了去媒体的机会,而是去一红酒网站”木桶网”担任了产品总监。经历了这一切,他知道他怕什么了。

目前,他以”张淑姬”的身份潜水在微博上。经过一番观察后,他得出结论:微博现在的尺度和1984bbs差不多嘛。

在安替看来,这些都是言论市场的尝试,因为越敏感,越容易繁荣,”很多人都为了这样的繁荣,为了让自己更受关注,都在推这个东西,所以微博上可以看到BBS的影子。”

作为顾问,安替称自己从未登录过1984bbs,做顾问也只是为了”道义支持”。他称:BBS时代对我来说已经过去了,我肯定不会再介入BBS了,那个模式是我们在1999年用的,我不可能在2010年的时候还接受这样的模式。

与此对应的是,博客、微博等新型网络交流方式的出现,不断压缩着BBS的用户。2011年11月,复旦大学BBS日月光华宣布准备着手关闭66个乏人问津的版面。此外,水木清华、上海交大的饮水思源等BBS也都面临着人数缩减的局面。

不过,安替还是认为,作为互联网最初的网络形态,BBS时代确实留下了不少精神遗产,”没有BBS你不知道自己能管理自己,有了这个东西,你才知道你可以管你自己。越是没有权威介入,你管理得越好;有权威的介入,反而越要出问题。”

许纪霖则把BBS看做一个实验,一个模拟民主的实验,”世纪沙龙强调多元、宽松的理念,让不同声音都能发出来,不过我们发现,民主真累”。

他强调说:真的很累。不过,他还是感谢BBS对他的洗礼,让他不至于那么脆弱,如今在微博上看到扫场子的人,他也就”淡然一笑”。

在青年时评人羽戈看来,博客与微博一方面刺激了BBS的衰落,一面却接过了关天等BBS的宏大使命。

王晓渔持类似观点。他认为,每一种的技术形式出现之后,都会重演很多思想问题,以”韩三篇为”例(2011年末,青年作家韩寒在自己博客上发表了《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文,从而在微博引起轩然大波),其实对于民主和民众素质的关系,在BBS时代就吵过很多次。

在他看来,这是历史的必修课。这些讨论看似重复,但是受众对象并不重复,十年前,是当时的20岁青年在讨论,再过十年,又是新的20岁青年在讨论。

“每个年龄段都要进入重新建造知识体系的阶段。基数在变化,重复是有价值的。”他说。

from 一个: http://hanhan.qq.com/hanhan/one/one17.htm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29, 2012 at 8:38 上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Thought this was cool: AMOLED技术外泄。。

leave a comment »

新闻在这里

LG和三星AMOLED核心技术外泄 或流入中国和台湾

韩国三星和LG下一代显示器面板“AM-OLED”和“WHITE-OLED”的核心技术被曝遭外泄。资料或流向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等韩国企业的竞争对手。

韩国三星和LG下一代显示器面板“AM-OLED”和“WHITE-OLED”的核心技术被曝遭外泄。其中部分技术被指流入中国最大的面板生产公司。
报导称,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尖端犯罪搜查1部27日以涉嫌盗窃三星移动显示器和LG显示器的“AM-OLED”技术,拘捕并起诉了以色列某公司(下称O公司)韩国分公司职员金某等三人。韩国检方还以同样的理由对上述三人的三名上司进行不??拘留起诉,并依法起诉了某公司的韩国分公司。
韩国检方称,嫌疑人从去年11月至今年1月分多次窃取三星移动显示器和LG显示器的55英寸电视机用“AM-OLED”面板实物电路图等核心技术。嫌疑人将窃取的资料提供给以色列总部职员以及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等韩国企业的竞争对手。
韩国检方表示,这次外泄的技术是两家公司的秘密资料,也是韩国核心技术。若国外竞争对手获取该技术,可能会在短期内缩小技术差距。检方计划对O公司总部和海外分公司职员进行进一步调查,杜绝该技术进一步外泄。

@@@@@@@@@@@@@@@@@@@@@@@@@@@@@@@@@@@@@@@@@@@@@@@@@@@@@@@@@@@@@

Samsung, LG’s key display technologies leaked by Israeli firm
SEOUL, June 27 (Yonhap) — Key technologies to manufacture advanced flat-panel displays at Samsung Mobile Display and LG Display have been leaked by an local unit of an Israeli company, local prosecutors said Wednesday, raising concerns the leakage could pose a major threat to the national interest.

The Seoul Central District Prosecutors’ Office indicted under physical detention three employees at the local unit of an Israeli inspection equipment supplier, including a 36-year-old man surnamed Kim, on charges of leaking key local technologies used to produce active-matrix organic light-emitting diode (AMOLED) displays and white organic light-emitting diode (White OLED) displays.

They also indicted without physical detention three other employees and the local unit, the prosecutors said, without identifying the Israeli firm.

According to the prosecution, the indicted employees photographed circuit diagrams of yet-to-be-released 55-inch AMOLED television panels when they were let into Samsung and LG’s manufacturing factories to check defects of inspection equipment from November of last year to January of this year.

They stored the images on portable memory cards and slipped them into their shoes, belts and wallets to avoid suspicion, prosecutors said.
AMOLED displays have a faster response time then their passive-matrix OLED counterparts and are more power-efficient, and the advantages make them well suited for growingly popular portable electronics devices. Samsung and LG are by far the leading makers of AMOLED displays, for which the global market is estimated to be worth 90 trillion won (US$77.8 billion). South Korea rigorously prohibits leakage of the technologies as it tags them as the nation’s core industrially strategic tech.

Prosecutors said the stolen information was likely relayed to the Israeli headquarters and Chinese and Taiwanese display-making rivals, including the biggest Chinese panel manufacturer BOE.

“It is very likely that the stolen technologies have been given by the Israeli firm to foreign rivals,” a prosecution official said. “This may expectedly deal a massive economic blow to the entire nation and can cause a sea change in the landscape of the global display market.”

According to industry watchers, Samsung spent nearly 1.4 trillion won in developing its AMOLED technologies with LG funneling nearly 1.3 trillion won into it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Prosecutors pledged to launch a probe into the Israeli headquarters to prevent further tech leakages.

btw另外一个新闻

另外,京东方也将于今年9月份或者10月份,推出中国首款自主研发的46英寸OLED面板,宣布中国自己也拥有生产大尺寸OLED面板的技术。

啊哈哈哈。。。

from est's blog: http://blog.est.im/post/26044006533

Written by cwyalpha

六月 28, 2012 at 2:53 下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