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YAlpha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Thought this was cool: 福建真的有很多人偷渡到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吗?他们是怎么做的?

leave a comment »


事情很巧,因为之前读了关于“福建真的有很多人偷渡到美国或者其他国家吗?他们是怎么做的?”,也有感于他们的故事,所以一直想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在一个小火车站等车的时候,忽然碰到了一位中国人,在这个偏僻的小车站,国人很少见,所以就打招呼,因为听口音是闽南的,所以就很冒昧的问了他的家乡,当确定是来自福建福清的,就又问了他是如何出来,师傅很爽快的告诉我是偷渡出来了,随后介绍了我的想法,陈师傅没犹豫,表示愿意告诉我他的故事。

一下是我在一段8分钟的火车上,“采访”的一位福建人。

时间:8 / 11/ 2012  [ 20:00 ]
地点:Bergen Op Zoom 至 Rossendaal 的火车上。
人物:陈师傅

陈师傅本名并没有告诉我,只是示意我没必要 [1],1960年出生,是福建福清人。是1997年偷渡的,花费总共是11.5 万人民币,目的地是荷兰。

来荷兰的原因,是因为听说这里赚钱多,而且陈师傅有朋友在Amsterdam,当时是他自己一个人,家中有老婆和一个儿子,当时儿子3岁。

找的蛇头是一个据说口碑很好的北京人,答应是如果顺利,3个月就能顺利达到荷兰,结果也是的确如此。走的线路是一条很“轻松”的线路,当时,他们是申请阿塞拜疆的商务签证,然后从北京出发,坐飞机到香港,从香港再转飞机到吉隆坡,,然后是再转飞机到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然后是在保加利亚待了3个月,在这一路上,陈师傅和同行的偷渡客都是合法身份,至于为什么可以凭阿塞拜疆的签证到保加利亚,陈师傅说并不是很清楚[2],然后他们一行人在保加利亚待了3个月。

楼:为什么要在保加利亚待上3个月?
陈:是为了拿到保加利亚的一张有效期为1年的临时居留?

楼:这是为什么?
陈:这张居留就好比一张护身符,如果你跑的时候(偷渡)被抓,然后遣返,你就会被遣返到保加利亚,而不是中国,这样你就可以再跑过去了。

楼:那三个月,你住哪里,吃什么啊?
陈:是在一幢小洋房,4~5层高,住满了跑路的人,主要是福建人,还有你们浙江人。吃的是由一个人负责,每天出去买菜,然后烧给我们吃,土豆萝卜,有的时候还有牛肉。

楼:那吃的还可以啊,听说很多偷渡客,都是没饭吃的。
陈:恩,很多很多跑路的都没口饭吃,我们很好了,那个蛇头很负责。

楼:那有人看守你们吗?多少人?
陈:也不知道多少人,楼里面住的都是人,但是每一段路都有一个人会带路的,我到保加利亚之前,全部是一个蛇头带的,那个房子,大概是蛇头的大本营一样的。

在获得了这张”护身符”之后,他们才开始了真正的偷渡,首先是蛇头给他们一堆日本护照,是真的,还在有效期内的护照,然后大家挑长的差不多的照片,因为对于欧洲人对亚洲人的面孔的识别度很低,然后从保加利亚搭长途客车到希腊,从希腊上船到意大利的一个小港口,在去希腊的路上,没有碰到警察,在意大利的港口时,陈师傅拿出了那本”真“的日本护照,过关了,这个时候,陈师傅说,感觉自己好像成功了,然后从意大利再坐长途客车,到德国,然后从德国坐火车到荷兰Amsterdm
在到荷兰之前,陈师傅说一路上都很安全,很顺利。

但在从德国到荷兰的火车上的时候,被荷兰的警察查票,同时如果可疑,会查身份,因为当时一行5个人,陈师傅说因为他们当时看起来可疑,就被带下了火车,去了警察局,在对比护照后,当地警察还和日本大使馆取得联系,因为只有一个带路人会日语,据陈师傅说在日本念过大学的中国人,其余4人都不会,所以陈师傅他们就坦白自己来自中国,被警察问及原因的时候,陈师傅他们就说自己是难民[3],然后20分钟后就被送到了德国和荷兰的边境的一个难民营,3天后被赶出了难民营,因为不符合要求,至此,陈师傅算是成功的偷渡了荷兰。至此以后,陈师傅开始打黑工,一直到2007年,当时有条件申请永久居留身份,但是第一次失败了,然后他有聘请律师打官司,一直到2009年,才拿到了合法身份。

[1]:对于劳工而言,对于名字会多少忌讳,一来,有些偷渡客在国内可能多少犯了一些事或者欠钱,所以不希望别人知道,二来,有些偷渡客是为了躲避当地移民局的追查,经常乱说名字,所以在和中国人之间交流的时候,很多人只知道对方的姓,有的时候,姓都是假的。
[2]:在查询资料后,大概原因是以为阿塞拜疆作为前苏联的卫星国,保加利亚作为前苏联的加盟国,这些国家之间是有某些条款,允许持有卫星国或者加盟国的签证前往这些国家的。
[3]:在欧洲国家,以荷兰为例,是允许以难民身份进入的,然后在荷兰生活工作。而且持有难民身份的人,在一段时间后,并且缴纳一定数量的税以后,是被允许转换成永久居留身份的。这一系列的条款同样适用于西班牙和意大利。

在到车站后,陈师傅还和我站在他的下一趟车前面,聊了10分钟左右,因为时间有限,还有好些问题想知道,在走之前,陈师傅跟我说,他儿子来荷兰了,2010年来的,现在在上学,国家还给钱,老婆也快来了,现在就是等着退休了。

后记:
对于像陈师傅这样的偷渡客的故事,我之前断断续续的听到很多,有些是转述的,有些是断断续续的,这是第一次相对完整。如果在google上算直线距离,陈师傅一路走了18000公里左右,走了3个半月左右,从落地那一刻起到获得合法居留,花了12年。

对于像陈师傅这样的,还有很多,有些人还有更悲惨的经历,饥饿,抢劫,强奸,爬山,过雪山,走草地,走山路,走夜路,这些不是电视剧的情节,是真实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在陈师傅上车前,给了我一个另外一个劳工的电话,说是那个师傅的经历比小说更惊险。走之前,送了我一个柿子,说谢谢我把他的事记下来。我说有机会,我会把你们这些劳工的这段故事记录下来,留下来。

我想,有些事,是应该被记下来的。

— 完 —

下载知乎 iPhone 客户端:http://zhi.hu/ios
from 知乎每日精选: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579006/answer/15578357

Written by cwyalpha

十二月 27, 2012 在 8:26 上午

发表在 Uncategoriz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